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公主彻夜未眠]
[公主彻夜未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哥哥去 哥哥干 夜夜撸 天天啪 大香蕉狠狠撸AV视频 狠狠干 妹妹色 哥哥草]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公主彻夜未眠
 
 
  去年夏秋之际的故事了。
 
  好友D约了吃饭。这是那种事先讲好的,主要目的是要撮合另一位好友和某 位艺文界的男人。说艺文界也是没错,他是某个小有名气的剧团里的成员。无奈 那次吃饭并没有点燃该有的火花。倒是点燃了不该有的火花:pvincent 是一位长笛家,(是这个词吗?反正就是个长笛专家啦~)
 
  在国内一个乐团担任长笛的角色,也有当长笛老师。(以上统统是他介绍给 我听的:p 我也不知道这样代表他很厉害、还是不厉害)
 
  我那天穿着打扮一点也不特别,毕竟是配角,穿去上班的浅紫套装应该不致 有任何魅力可言;他也只是一个被拉来的陪客——男主角的朋友。
 
  我们两人刚好晚到,一起坐在桌子的远程,要很用力的伸长脖子才能收听的 到主角那一区的人的聊天,而且心知肚明那是一场伪装的表面闲聊,目的只是两 个破三十的男、女在努力接近。
 
  后来,我就连伸脖子都懒了,专心吃我的晚餐,玩杯子里的冰块。
 
  「看来,我们在边陲地带,参与不到活动,要不要干脆凑一凑开一桌麻将好 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我对面响起。
 
  我抬头。他大约三十出头,斯文白嫩的小白脸型,留着(或者应该说是尝试 留)落腮胡,整体看起来不令人讨厌,但也并不是那种惊为天人的大型男。 
  「没别的意思,看你好像跟我一样无聊。」他补一句。
 
  「我是啊。」我拨了拨头发,按摩着伸长到酸的脖子。
 
  「我叫vincent,是xxx的好朋友,今天被抓来充场面。你呢?」 
  他问。
 
  「我叫sandrea,D叫我来壮胆,免得你们欺负她。」我笑笑的说。 
  于是,我们这样聊了起来。
 
  他介绍他的职业为「音乐家」时,我还觉得有点小怪,哪有人自己叫自己音 乐家的?!不过一路聊下去,我觉得他大致上是诚恳的,不那么做作,而且他口 才并不是特别好,不是油嘴滑舌那种。我一开始理所当然的防心也慢慢退去。 
  一顿饭过去,很显然,今晚的相亲之约是没戏唱了。我拎起包包准备回家, vincent靠了过来。
 
  「sandrea,要搭车吗?我送你。」
 
  「这……」我略加思索,但先前不坏的感觉让我点头答应,「好啊。」 
  我们并行走向他的车,一路上随口闲聊着。
 
  感觉的出他人不坏,但夜已深了,我不是很想再陪他聊,只想赶快回家。原 本上班时还在想晚上要去某家夜店找一个朋友,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力气了。 
  一切从坐进他的车子里改变。
 
  那是台很不怎么样的车。我印象中好像是camry吧。很旧,很有时间磨 损的痕迹。然而外表是干净的,不会有泥土沾染,感觉上是有在照顾的样子。车 内是很普通的皮椅,但车子内部一尘不染,有着男人用香水的淡香。没有什么花 俏的摆饰,却有一种很吸引人的利落。
 
  (这篇的不久以前才是小杰和他的名车的经验,所以我不免会联想到对照。 
  而vincent的车少了华丽和眩目,但多了一种低调的从容和实在) 
  他帮我开了门,把我的座椅往后拉,椅背往后斜,让我很舒服的半躺着。 
  询问了我的目的地,发动,音乐从音响中流出。
 
  前几个音符流出,我不自觉的闭上眼睛。大概十秒时,我开始发现我的心被 揪在一起。
 
  大概一分钟吧,我整个情绪被牵动,无法掌握。好像是被音符决定我现在想 要难过,想要悲伤。我想要抗拒这种感觉,想要镇定的欣赏音乐,但我就是做不 到。
 
  那首曲子结束,我的心好像被从一团死结突然松开那样放松。我睁开眼睛。 
  「好好听喔~~」我的口气彷佛一个乍见彩虹的小女孩。「这首是什么?我 想再听一次。」
 
  「普契尼,蝴蝶夫人……」他微笑的按下replay键。(作曲者我都忘 了,还是刚才查google才查到的。歌曲应该是蝴蝶夫人没错。)
 
  音乐再度填满车内。我又再度久久不能自我。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到了我家巷口,而应我的要求,已经replay第四 次了。
 
  「你要下车了吗?」他转脸问我,眼神似乎期待着什么。
 
  「嗯……」我踌躇着。
 
  「还是我们停到路边,我跟你讲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如何?」他开口问。 
  「好啊、好啊~」我立刻答应他把车停到巷口,跨过我身上,把我的椅子放 平,让我平躺。这个举动让我有点吓一跳,不过他只做这个动作,手没有多停留 不该停的地方。接着他打开天窗,好天气的夜晚隐约可以在台北市的光害中看见 几颗星。
 
  他开始讲蝴蝶夫人这个歌剧的故事。
 
  一向以来,音乐就不是我的强项。我喜欢听各样的音乐,但从没有耐性去好 好接触一个类型。都是乱听一通。歌剧或古典乐更是很少听,根本只能分辨「好 听」跟「会让人想睡觉」这两类:p有人说,音乐、文学、美术,大多数人只能 选择一项好,只有少数的天才是各方面都精通的。我想这完全说对了。我的文笔 还可以,美术普通,音乐就完全与我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也因此,vincent像是开了一个我不熟知的世界,让我惊喜的发现, 很迷人呢。
 
  蝴蝶夫人在自杀前那一刻,她在想什么呢?那位美国人为她带来的是惊鸿一 瞥的光明,还是由天堂跌落地狱的巨痛呢?
 
  我不由得入神了。在一幕幕蝴蝶夫人的音乐中,我好像感受到那位迷人艺妓 的心跳。
 
  「看来你喜欢歌剧呢。」vincent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嗯……」
 
  我努力清醒,坐了起来。
 
  「那不然下次有歌剧演出,或是什么好听的音乐,我找你来听,如何?」他 问。
 
  「嗯……那……再看看啰。」我敷衍着,整理东西准备离开。
 
  他似是看到我想下车了,连忙留下我的手机、MSN,我倒并不排斥地给了 他。
 
           ************
 
  两天后,我接到他的电话。
 
  「sorry,本来想找场音乐厅的好的演出,但最近没有……」他抱歉地 说,「不然,我们找个夜景不错的地方,在车子里听听音乐好不好,就像上次一 样?」
 
  老实说,白痴都会觉得孤男寡女这样不好,但我那时真的对他一点兴趣(性 趣?)也没有;而我很有把握,我没有点头前,他得不到我的。
 
  于是我答应了。我还真的很想再听他介绍古典的。
 
  到了约定日时,我穿的很正常,一件浅绿千鸟连身裙,轻盈的凉鞋,少女浏 海,淡妆和淡淡的香水,并不突出什么,也并不勾引什么。
 
  到了巷口,Camry出现。我坐上他的车。
 
  他一路载我到阳明山一个视野还不错的地方,停了车。
 
  同样开了天窗,同样半斜躺。我满心期待的闭上眼睛。
 
  音响音乐开始。他夹杂了几句吹嘘他音响的废话。
 
  音响中,流动的是小提琴的曲子。
 
  如同前回,几秒钟后,我又无法自制的入神了。
 
  他介绍这首是门德尔颂(应该是吧~:p)的小提琴名曲,并讲了一段爱情 故事。我觉得故事很老套,也有点多余,而音乐的美,似是千言万语的说明了一 切。
 
  这段音乐结束,换了一首钢琴曲。
 
  「啊!这首我听过……」我认出来。
 
  「德布西,月光。」他介绍着。
 
  据说,德布西是所谓的印象派音乐家,所以,光听音乐就可以感受到鲜明的 画面。
 
  我闭上眼睛,真的,月光满盈的感觉比睁眼看还强烈。
 
  我完全沈浸在音乐之中。于是,对他的手悄悄伸到我的颈后搂住我也不以为 意。他似是看我没有反抗,手就大大方方的搂着我,让我躺在他的手臂上。一阵 子后,他还试探性的把我的头轻搂向他,变成靠着他的肩。
 
  这是很奇妙的感觉,我明知道他想干嘛,但在这个气氛下,却一点也不令人 讨厌。我这样倚偎在他的肩上,听着甜美的钢琴声。
 
  那个奇妙的夜晚就这样结束了。同样的,音乐结束后我又恢复与他明确的界 线,也安然的回到家。
 
  但之后这成了常态,那周之后他又约了我三、四次,每次都是美丽的音乐, 暧昧的搂抱、相偎,之后的清醒。
 
  大概这样过了几周,我也听了好几十首古典乐了,他每次也愈加顺理成章的 抱我了。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去个不同的地方听音乐。
 
  「不同的地方?先生,这样讲很暧昧喔。」我笑笑的说。
 
  「薇阁没有音响啦。你可以放心。」他说。
 
  我其实也并不排斥怎么样的,而也许是他的语气已经让我觉得暗示后来的发 展。
 
  我穿上一件黑色薄纱的低胸连身裙,内搭一件黑色的丁字裤,上头再披一条 蓝紫混色的丝巾,让乳沟不那么明显;手环、耳炼、细根高根鞋及脚炼;诱人意 味浓些的香水,淡妆。
 
  我走到巷口,再度坐上他的CAMRY。
 
  「wow,好美!」他赞叹着。
 
  我微笑看着他。
 
  他穿的颇休闲,衬衫卡其裤,休闲鞋。虽然不亮眼,但也有一番韵味。 
  他载我到一个建筑物里的一间蛮大的房间。那个房间里是一堆排好的椅子和 架子,他介绍这是他们乐团的练习室。他让我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从一个房间 中拿出他的长笛,开始演奏。
 
  长笛的声音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优美、绮丽,像一个身着华服的美女舞姿,很 好听、很好听。我闭上眼睛聆听着。
 
  他介绍他表演的曲子,并简单描述曲子的背景,可惜我都忘了:p到此刻, 我开始觉得先前所猜测的他的企图似是误解,因为这个场景——一个长笛演奏者 与一个性感打扮的女人,在一间空荡荡的大房间里,怎么就是少了那个激情的元 素,少了那点燃大火的火苗,多了一份艺术电影里的空灵和惆怅。
 
  我不知道他当下有没有邪念,(事后想起来,应该多少有吧:p)我是完全 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的。
 
  大概听了十多首,我每一首他吹完都优雅的拍手叫好。他最后吹了一首叫作 《卡农》的曲子,作完美的ending。我仍是大声的拍着手。他微笑着收拾 起东西,带我走出房间。
 
  我们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不发一语,心情的tempo像是被什么 东西调到慢动作一样,安静而恬然。
 
  在一片静默之中(以及一片黑暗之中),他牵起了我的手,我来不及意识下 就被他握住了,而在安静之中,我们牵手并肩走着。在走到走廊的尽头之际,在 最后的一点暗黑的角落,他忽然转过来,轻轻扶着我的肩,深深的一吻。 
     (我希望以上的铺陈可以作为我热情回吻的合理化:p)
 
  心里像是加热到沸点的水温一样,只等着一个压力的宣发。我湿热的回吻着 他,像是久旱的甘霖一样。虽然明明一点也不久旱:p我们愈吻愈狂乱。他把我 的头发抓乱,我则边接吻边倒退,直到靠在墙边。
 
  他扶着墙,深深的舌吻,那种世界被填满的感觉,像一种失序的天旋地转一 样!
 
  终于,我们分开了,两人微微喘着气,呼气在对方脸上,相视的双眼中,是 快要燃烧起来的欲望!
 
  他拉着我快步走向他的车子。车子停在一个B1的停车场中。
 
  我们上了车,他发动车子,开了冷气,把前面玻璃用遮阳板盖起来,形成一 个全然密闭的空间。他把我的椅子放平,整个人斜趴过来,吻我他的手,把我的 洋装往下扯,露出胸罩,而两手笨拙的解开我的胸罩,曝露出裸露的乳房…… 
  他把玩着我的乳房,贪婪的吸吮着,一手往裙底爱抚着我的小丁;我也迷乱 的伸手去摸他的下体,凌乱地解开皮带,把他的裤子往下拉,隔着肉裤摸着他硬 挺的分身;他配合着我的手,把他的上衣脱掉,往后座一丢,然后把内裤往下一 拉,我则把胸罩也丢到后座……
 
  他这时全裸着半趴在我身上,两手不停地继续揉弄着我的乳房;我不停呻吟 着,似是让他更兴奋。他把我的裙子往上掀,又把洋装的肩带脱下,把上半身洋 装往下拉到腰间。他一手揉着我的小丁,一手抚摸着我的乳房……
 
  「sandrea,想不想要?……」他拨弄我的浏海,在我耳边吐气道。 
  「想……想要……嗯……」我喘息着。
 
  他把我的丁字裤往下拉到腿间,狭小的车厢空间让两个淫靡的肉体磨磳的更 显肉欲,更激情!脱下丁字裤的下体湿淋淋的,爱液流到大腿间。
 
  他把弟弟顶在我的阴部磨磳,我这时才稍稍清醒,赶忙提醒他戴套。这种火 热之际,要在狭小空间里找保险套是件很尴尬的事,但他很快的从扶手盒中掏出 一个保险套戴上,整个人半趴在我身上,用手撑着,进入了我……
 
  「啊……」我喘息着,抱着他的裸背。
 
  他奋力的抽插,脸离我的脸仅数公分。他凝视着我的脸,边用力的插入,而 这种近距离的凝视,更是增添兴奋和害羞。我用力的抱住他,想要他每一下更深 入的交合!
 
  「大力一点……大力一点……啊啊……」我忍不住叫道。
 
  他哼着气,像发泄似的用力抽送。我搂着他的颈想吻着,又不停张口呻吟浪 叫。他的两手摸上我的乳房,用力的捏着,腰部不停抽送……
 
  忽然间他停了下来,喘着气,我想他是忍住不射精吧。
 
  我也喘着气。
 
  他回到驾驶座,示意我起身,他躺到我的座位上,我面向他,以女上、男下 的姿势。在狭小的空间要换位子当然是很困难、又很令人捧腹的动作。
 
  我们终究调整好姿势,我跨坐上,让他的分身进入我;我略往前倾,不致撞 到头,这时要感谢这台车内部空间还算够大:p他伸手抓住我的乳房,腰部不停 地挺进;我也狂乱地边浪叫着、边把不停掉下来的头发往后拨……
 
  「vincent……啊!……啊啊啊……」
 
  他的手从乳房往下,滑落到腰际,扶着我不停扭动的腰。
 
  我边浪叫着,不经意的往窗外看,远方好像有人影经过要开车。我被吓了一 跳,但vincent完全没有停!
 
  「啊……会被看到……外面有人……啊啊啊……」
 
  「不会啦……我的车窗有贴隔热纸……」他喘气着说。
 
  「真的吗?……啊……啊啊啊啊啊……」我无暇思考,脑中一片空白。 
  他不停抽插,两手回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揉握;我往前倾,头发披倒在他的 脸颊。他抱住我的臀,更用力的插入;我手一软,乳房几乎压上他的脸;他张口 一含,湿润的吸舔着,两手抓住我的臀部,更用力的抽送。啪啪作响!
 
  忽然间,我感到右边乳房一疼,他腰部一送,射精了!用力含住乳房的口也 慢慢松开……
 
  我喘着气,凌乱地躺到驾驶座上。他扶着我回到原座位,自己则辛苦的爬回 驾驶座。我喘气不已,狭窄空间的碰撞好像比宽敞的房间床上来的激烈和炽热! 
  他拿掉保险套,打了结,还很低级地在我面前挥了下,「sandrea, 看我为你贡献了那么多子弟兵!」
 
  我喘着气,脸红着拍打他。他很快的穿回衣服,拿起外套,把还裸身我的披 住。拿下遮阳板,他很快的开车出去。
 
  也许是小空间里碰撞的关系,我下体还有一种塞的满满的感觉,而裸露着乳 房、下体只用一件外套盖住,也增加了心下的兴奋羞耻感。
 
  他把车开到平地一个小巷子,打开天窗盖(但没打开天窗),让月光/ 路灯 光映入。音响开启。就是这首——公主彻夜未眠!
 
  这首动人的旋律让人更如痴如醉!!!
 
  我忘了我裸身着,抓紧外套,全心陶醉在旋律中。
 
  他靠了过来,上半身前倾,深深的拥抱着。在这段旋律中。
 
  不知道replay了多少次。我们就这样抱着,听着音乐。
 
  那夜就这样结束了。
 
  结尾不足为道,我穿好衣服,回到家。
 
  我并没有彻夜未眠,而是很快的入眠,而这个一夜情的特别在于,我次日早 晨醒来,是一种既失落又满足的心情。很难形容><于是,一年多后,我又听见这 首歌,想起他。
 
  「完」
 

[ 本帖最后由 feifei77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dxcyb金币 +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3-22更新.